查看: 301863|回复: 2

宁县鬼与镇原鬼的故事

[复制链接]

20

主题

110

帖子

395

积分

中级会员

Rank: 3Rank: 3

积分
395
发表于 2019-4-2 20:11:4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摘记:在庆阳,“鬼”字的含意似乎比国内其它地方更丰富,不仅仅包含酒鬼、烟鬼、淘气鬼的痴迷与精明,有老鬼、死鬼、鬼精子的亲昵与爱称,同时还包含狡黠、欺诈、智慧与聪敏的较量在其中,庆阳人谝闲传,许多人都会说“宁县人鬼大,镇原人鬼多”,还有“三个镇原鬼,鬼不过一个宁县老实”的说法,大抵是因为这两个县都是人口大县,也是文化之乡,人们都头脑灵活,生意经不错,很会斗智斗勇。但关于二地坊间传言的许多逗人故事,却也着实有趣,这里不妨摘录几则,博大家一笑。 

6174d0e65df99879de38793afd73a669.jpeg
一、 “宁县人鬼大,镇原人鬼多”的来历:

 

平凉有个崆峒山,传说黄帝曾在此山问道于广成子,因此被称为道家第一山,秦汉时期,山上已建起了许多人文景观,每年求佛问道的香客不绝,庆阳人也喜欢爬山涉水去朝拜,但后来不知什么缘故,平凉人与庆阳人之间发生了隔阂,就千方百计拦截阻挡庆阳人西去平凉拜谒崆峒山,庆阳人一气之下,就在西峰北门村的无量山上修观建庙,建起了自己的小崆峒,再也不跑远路去平凉烧香拜佛了。

 

小崆峒一建成,就集儒、释、道一体,拥有三清观、吕祖庵、药王洞、菩萨殿……香客云集,法会不断,一时成为董志塬头百姓们祈福许愿的中心。

 

这一年小崆峒山上又大搞法事,请来了几位游方老道士,要搞一场隆重的役神驱鬼、祈福禳灾活动,因为法事盛大,需要捏面鬼为道具辅助法会,于是就从镇原和宁县各请来一位捏鬼艺人来捏鬼。

 

两个艺人被分别安置在两个地方,法会给每人送了几袋面,罐装足够的水,备齐相关的道具,就让他们安心静气的和面捏鬼。

 

话说这宁县艺人抽足烟,喝饱茶,就把几袋面粉全部拌和揉搓在一起,用这一大堆面捏了一个青面獠牙的大鬼;镇原艺人却不同,料一备齐就开始专心致志的捏鬼,他把面粉和一部分,捏一个鬼,捏完了再和,和下面就捏鬼,捏长舌及地的吊死鬼,瘦骨伶丁的鸡脚鬼,满身血污的血糊鬼,手提头颅的无头鬼……形态鬼异的黑、白无常,各类饿死鬼、还情鬼、欠债鬼、僵尸、死婴等等,奇形怪异的摆了一大堆。

 

法会这日,小崆峒山头善男信女络绎不绝,人潮涌动,这些面鬼全部被拿出来用于法会活动,人们都指指点点,说大鬼是宁县人捏的,小鬼是镇原人捏的,说宁县人捏的鬼大,镇原人捏的鬼小,你传我,我传他,渐渐的就传成了:“宁县人鬼大,镇原人鬼小”,后来这句话就渐渐被传开,人们都说三个镇原鬼比不过一个宁县鬼,但关于宁县人与镇原人捏面鬼的故事原本却渐渐被人们淡忘。

 

二、偶遇镇原鬼

 

某日晨,金星狼自镇原返西峰,乘客极少,车出县城开始爬坡,前面是一辆拉满货物的蹦蹦车(机动三轮),蹦蹦车上是盖着棚布的货物,货高物重,车子拉得吃力,不时冒起黑烟,坡陡弯急,转某个弯时后面的棚布处就开了缺口,"啪啪"掉出来几棵大白菜,冬日的大白菜若不是窖藏的,就一定是从咸阳周边菜区或平凉远道拉来的,价值也比夏季翻几番,金星狼乘坐的大巴开始减速,慢慢悠悠,等到前面的三轮车转了弯,司机停车,售票员迅速下去把大白菜抱上车。

 

售票员上车就说这蹦蹦车没装好,前面肯定还会掉。司机说会掉咱就跟着。不出所料,行不多远,那蹦蹦车上又掉下来几棵大白菜,很大很优质的那种,售票员配合很好,车减速的间隔他已匆匆下车把白菜抱了上来,这蹦蹦车的车主也马虎,走一阵掉几棵,却一直没察觉,大巴车也一路跟着,转眼车厢走廊就堆起一堆白菜,司机大概觉得不好,就在一拐弯停了车,同售票员一起匆匆地把白菜转存到偏厢行李仓。

 

车跟着蹦蹦车,幸亏乘客也很少几个,大家都心照不宣,客随主便,任司机慢慢跟坡,转眼行止一长坡的中段,那蹦蹦车又掉白菜了,很明显后面已掉出一个大豁豁(缺口),大巴放慢速度,售票员刚准备下车,司机就喊着快点上车,说蹦蹦车停下了,肯定是发觉了。那售票员就知趣的匆匆上了车,果然看到那蹦蹦车主在向后张望,于是大巴司机就加了一脚油很快超过了蹦蹦车,在超车的时候,售票员把头伸出窗外向蹦蹦车老板使劲喊了一声:“ 你白菜掉了,快返回去捡”。

 

金星狼一时感慨,算是亲眼目睹了,镇原鬼确实鬼。但听了几则关于宁县鬼的故事,忽然就觉得这还不算啥,不信请继续阅读下面的故事。

 

三、 宁县鬼卖杏

 

五黄六月,曹杏上市,一宁县人挑着一担杏子到肖金街上卖,一镇原人过来买杏,给了宁县人一张百元的钞票说给我称上二斤杏。

 

宁县人接过钱眼珠子一转,说这钱我还花(换)不开,你帮我守一下杏摊摊,我去花(换)开回来找(零)给你。

 

镇原人正想占点小便宜,就坐在杏筐子边,等宁县人一走开,马上挑了一个最黄最大的曹杏咬到嘴里就吃,吃完把杏胡子(杏核)向软地的土里用鞋跟一迷(掩埋),又拿一个吃,一边吃一边在心里盘算,能多吃就多吃,不吃白不吃,吃了也是白吃,他卖杏的(宁县人)回来知道我吃了几个杏。

 

且说这镇原人正吃得起劲,街道过来个熟人问他,说你怎么卖起杏来了,这镇原人就急着掬了一捧杏子给熟人,心想筐子里杏多,掬一些也看不出来,正好可以理个人情。就边递杏子边小声说:不是我的,我在等卖杏的找钱呢,你快点装好了走开,别让那卖杏的(宁县人)看到了。

 

这熟人一边接杏一边就起了疑,说你莫不是碰上了宁县鬼,给了五十或一百的票子让人家换去了吧。

 

镇原人一听恍然大惊,一时着了急,心想这确实不大对,一担杏至多值个二、三十块钱,那家伙莫不是开溜了吧,猴急着起身满街头找卖杏的宁县人,可那里还有宁县人的踪影。

 

四、小宁县的鼻涕虫

 

镇原人正吃饭,见宁县邻居家的小孩拖着两条长鼻涕虫,恶心不已,就说:“去把你鼻涕吃了,叔叔给你一块钱。”

 小宁县听了,连忙跑出去,不一会儿跑回来要钱。

镇原人说:“瓜怂,我没钱,是哄你的碎瓜子的,哈哈哈……”

笑声未止,只见小宁县就笑嘻嘻地冲镇原人说:“笨种,我也是哄哄你的,我把鼻涕吸进去了,你看。”

说着“哼”了一声,两条鼻涕又流下来了,又粘又长,镇原人止不住哇一声吐了。

 

五、 镇原老实与宁县人进餐馆

 

一天, 镇原老实赶完集,买了碗豆腐脑吃。饭桌对面有个宁县人,一边吃着肉丝拌黄瓜,喝着酒,一边得意洋洋地自语道:“穷人穷,富人富,有钱的吃肉丝拌黄瓜,没钱的吃豆腐脑。”

镇原老实一听,知道宁县人在取笑自己,也不急,也不气,对跑堂的说:“给我来一百五十盘肉丝拌粉条!”

跑堂的说:“没有那么多粉条,再说您要这么多干啥用呢?”老实人说:“年我在集上买了一头公猪。年原主人说么,这头大公猪专爱吃肉丝拌黄瓜么。没有想到么,这家伙吃了几天黄瓜吃烦了,昨天倒了二百盘肉丝拌黄瓜,说今天要改吃粉条了。”宁县人一时噎住了。

 

六、宁县人买肉

 

镇原人与宁县人交朋友。有一天,镇原人到宁县人家做客。正好外面来了一个卖熟牛肉的,镇原人对宁县人说:“去称斤牛肉咱们吃吧,在你家净吃豆腐了。”宁县人不好推却,就出门去买牛肉。 不一会,门外就传来讨价还价的声音。

“三块一斤行不行?”

 “不行!”

“五块一斤行不行”

“不行!!!!”

“七块一斤总行了吧。”

“不行不行,一百块也不行!”

宁县人回来对镇原人说:“不知怎么的,他就是不肯卖给我。”

镇原人很是纳闷,吃完饭走后又回到窗下偷听,只听宁县人的老婆训斥宁县人:“你个瓜松,三块一斤不行,还要一百块?不过,为什么那买牛肉的不买呢?”

宁县人说:“哪儿呀,我是拿西瓜皮和他换呢!他能愿意么。”

镇原人听后立时吐血。



be19429be208d1ebd4922bb78dc0ba62.jpeg

656853d5ad59558f42a20fe415477a33.jpeg

2

主题

9

帖子

53

积分

注册会员

Rank: 2

积分
53
发表于 2019-4-2 22:35:38 | 显示全部楼层
小时候听老人讲,讲得不全,今天才听完整版
发表于 2019-4-4 18:11:17 | 显示全部楼层
嗯,终于听到完整版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
无标题文档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发帖入口
本网站上表述的任何意见均属于作者个人意见,并不代表宁县信息港网站及其运营商的意见。
© 2001-2017 宁县信息港 ( 浙ICP备13012413号-1 )   Powered by Discuz! X3.4 Licensed    Template by 宁县信息港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